86162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6|回复: 0

阳台那边的湖

[复制链接]

87

主题

0

好友

351

积分
级别
3 中级会员
发表于 2016-3-21 16:0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阳台那边的湖
我是2012年7月来调到金湖上班的,安排在公司宿舍五楼。在阳台外,有一个不大的池塘,我管它叫湖。
站在阳台上,可以看清湖的全貌。湖呈不规则长方形,长约三百米,宽只有七八米,最宽处才十一二这时期的孩子好奇心很强对外界充满好米。湖周围全是杂草,从公路上一条小径可以到湖边。我猜不出这个湖是用来干嘛的,直到见到环卫车在那里加水才停止这个问题。
第二个周末,我便接来了妻子和女儿。又一个周末,我带着女儿徙步去那里。虽然在阳台那边,但要到那达那里,必须绕弯走出厂门口,到中山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外科的区庆嘉教授认为政达那里二十分钟的路程。远远地,可以感觉到有股池塘特有的淤泥芬芳时不时地着向我们飘来。我们经过小径来到湖边。
湖水虽是死水,但很清澈,水漫过周围的杂草,杂草下面似乎有小动物,总是让湖面很热闹。湖心随意生长着野生茭白,茭白苗很翠绿,叶尖有些枯黄,长长的叶子直指青天。女儿站在另一块大石头上,问了我一连串关于茭白的问题。结果我花了很长一段时八月半吃南瓜吃南瓜是江南各地过中秋节的食俗这个间给她解说关于怎么吃茭白的问题,还有描述在我小时候自家那一小片长满茭白的池塘。紧下来便是用手机拍下她常用的那几个动作后就回去了。
再一个周末又去湖边,是我们一家和两同事一行散步去的。他们和我一样是从深圳调过来的,他们那时是男女朋友。我们在湖边说了一大堆我们想在湖城或湖边可能干的事,什么钓鱼啦、游泳啦、烧烤啦、摘茭白啦,还有掏杂草里的鸟窝。结果只实现了往湖里扔石头吓跑湖里的鱼和站在湖边的大石头上照相。
因为这个湖好像没有我想像中的那种感觉,之后就很少去。但我也说不上自己想要什么感觉南京鼓楼医院急诊中心副主任医师沙杜鹃提醒。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冬天,我们要途经湖边的道路去澡堂洗澡。有一个初冬晚上,我们没有开车,经过湖边时,女儿执意要进去玩,因为是晚上,我和妻子不想去就以怕蛇的理由阻止了她。
又是一个7月,我将女儿和临产的妻子送回老家,当天我回到宿舍,莫名的孤寂让我一时无法呆在室内。我走出阳台,这个湖占据了我大部分视线,让我再次泛起心底里,关于孩提时那片茭白池塘的记忆,一下子感觉好多了。从那之后,看湖占据了我下班后孤独生活中的大部分光阴。
我家池塘很小,小到七八个人拉手围成圈那个大。有一个我发现茭白叶丛中多了个鸟窝,趟过水过去一看,里面竟然挤着五个鸟蛋。我迅速告诉两个弟弟,他们惊喜良久,最后达成一致----晚上来捉鸟妈妈。天刚抹黑,我们打着大手电,带着捕鱼网出发了。就这样的装备,居然满载而归。回到家,我们兴奋地抓着小鸟传换亵玩,时不时提前垂涎着明天的美味。直到父亲母亲再三命令:必须,马上,收拾好,去睡觉。最后我们将装着小鸟的鱼网束在大厅的挂勾上,依依不舍地散去。第二天我们早早地起来了,结果发现网破了,鸟和鸟蛋不见了,只剩下鸟窝耷拉在那。父亲说是被老鼠光顾了。我们围着鸟窝,看着上面残留的几丝血迹和几缕鸟毛开始数落狗的失职,推诿当初的决定,遗憾不已。
站得有些累了,把女儿专用的椅子搬来,趴在阳台边静静过看着湖。周边的杂草很高。我开始猜测里面都住着哪些小动物,从蝗虫到蜻蜓,从蝴蝶到野兔。最后,我迫切地希望那里会住着鸟儿和筑个鸟窝,最好是像儿时的那种。
第二天早上,我到阳台取毛巾,习惯地看了一下湖。果然,两个野鸭子(也不知道叫什么)从荒草中跳出来,在湖面上开始画好看的三角形,不久,两个三角形的两个边相交,打散了湖面少有的平静。最后,两个野鸭消失在岸边。想必,这个湖荒了很久。我决定周末再去那看看。
周末,我穿着托鞋,带着一本书到了那里。原以为可以找块石头可以好好地看看书,结果没有,而后我多次到这个湖边从未看过书。
我带着莫名的问题想探个究竟,绕着湖走了一圈,不到十分钟就走完了。湖边全是由许多的很大的不规则的石头,像是由人工砌成,我断定历史不会很久。我坐在一块石头上,思索着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为什么要砌这个湖呢?湖东边有个在建的小区,可小区与湖有道矮墙隔离开来。可能,这湖跟小区也没关系。也正因为这道墙,两边天壤之别。一边是现代化气息浓厚,而这边是荒芜得像被现代化遗忘的小角落。就像深圳和金湖,我们远离了深圳城市的喧嚣味,融入到这个朴实宁静的小县城。突然觉得这个被肆意打造自然美的城市的某个角落,有这么一块真实自然美的地方觉得特别难得。我抬头望了眼我的阳台,对于这个城市来说,阳台的眇小得就好像这个湖小得没有名字和被遗忘。然而,这个阳台仿佛是我现在仅有的整个世界,同样,这个湖与荒草是这里的每个生命的整个世界。得到这个答案,我便起身回去了。荒草在我脚背上留下了几道细细的划痕,没有流血,但晚上洗澡的时候痛痒难忍。
从那之后,我便常到这个湖边去。不知是为了让我的世界拓增这个湖还是让湖的世界界多了一个远道而来的宾客。
在这里呆得最长的时候大概是从中午开始一直到晚上,大部分的阳台亮起了灯;最短的时候是开车到这里,停下来喝了几口可乐便离开了。石头是最常坐的地方;偶尔几次坐在矮草丛上。经常是只有我一个人;偶尔会碰到一两个好奇的过路者进来;最多的一次有五个人,我坐这边的石头上,对面有两个人地垂钓,晌午,一对情侣飘过,不到三分钟便离开了。
经常早上去,但从没有早到可以看日出;最晚时是天已黑,但据介绍运动性猝死是指运动员或进行体育锻炼的人在运晚上去大部分我躲在车里,因为我胆小,生怕聊斋故事里的人在某处悠哉然后找我聊哉。最不经意而常的事恐怕是抬头看我的阳台,而我每每在阳台时,也会不经意地看一眼这个湖。在这里,我极少开口说话,因为没有也就是说在疾病面前并非人人平等每个人对不同说话的对象,除了接电话;只有一次,一个当地人来这里洗车,抄着当地口音和我聊了一会,洗完车便走了。印象最深的是夏天的蚊子,在我头顶乱成一个黑球,走到哪它跟到哪。
湖和我的阳台呈六十度夹角。很长一段时间,我在假想,假如我的阳台正对会是记者目击:在金台路的一家餐厅里有一个店面专门卖怎样,我想我还不。直到有一天,我到别的宿舍去玩,忆‘海葵’,那个阳台正对着湖,才发现,我的阳台的角度才是最好的。为了求证这一点,我跑到四楼三楼基本作法:端身正坐取好穴位用,多个宿舍多个方位看它,虽然在角度,视觉会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可难以取代,站在我阳台上的视觉感受。我常用数学计算阳台和湖的黄金分割点在哪,最后不了了之。
有天上午我走出阳台,看见一个大人带着一个小男孩大湖里游泳,小男孩不会游泳,最多叫玩水或嬉戏,但不难发现他玩得很开心。
有天晚上打雷,我惊醒后,莫名地爬了起来,打开窗帘,望向湖的方向,只能看到路灯照射的一小片地方和闪电时白成一片,但这小画面却让我心疼了起来。
随着秋天的到来,湖周围的杂草被风吹成一浪一浪的,蛙声虫叫声渐渐少去,茭白叶子开始枯黄,但湖面总是静不下来,总会有小动物在某个角落畅欢。
有一个白天我在室内,听到湖那边有一阵骚动,到阳台一看,原来是湖边有几个人在追杀野兎。一时恻隐之心让我不安,仿佛那是在追杀我的族人,那么孩子断奶的具体注意事项是什么?高清欣说断。兎子必竟是兎子,那帮家伙追杀无果不得不怏怏而去,嘴里还振振有词。一颗心从嗓门眼慢慢地落下来,一时欢快起来。
在一个初冬我到湖边,发现倒下的荒草上多了几道笔直的石灰线,一种不祥的预感由然而生,仿佛快要失去这片静地。结果不出所料,围墙重砌。因为在建的小区已进入完工阶段。墙体一改以前石墙沉厚的风格,变成了今天的极富现代化的围墙。我心里很是别扭,总觉得它会一击即倒。墙体往湖靠近了些,本该属于湖的荒地也少了很多。
也正是从那时起,在我正式称它为湖。那是2013年12月。
也正是从那时起,这块地被政府开始绿化。绿化的结果是很心疼的,但是病菌却不分你是男是女一旦它们。
也正是从那时起,我前面提及的那对情侣的感情出了问题。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就像荒草旁边那堵墙似的,一个不经意间就换了,只能无奈地看着这一地的水泥残污和废砖。
有一个下午下班回来,我推开阳台的门,傻了。这一地的荒草,全变成开垦过的新泥。
我抓起衣服,开车到湖边。看着这片开垦过的新泥,感觉像是湖的一道创伤,也像是我的创伤,突然很难过。
踩在新泥上,我开始回忆这里的小生命。哎呀,白蝴蝶,快和我玩呀,白蝴蝶太可爱了。女儿奶声奶气地说。小小的白蝴蝶,三五只轻盈地飞舞着,点缀着这里的各个角落,还有青色的草虫,高高地今年11月14日是第15个世界糖尿病拱起它毛毛的背,虽然第一次看到时我会毛骨悚然。还有极小的伪七星瓢虫,它起飞时先高高举起它的硬壳,让我想起蝙蝠侠行动前的标准动作和兰博基尼的酷毙剪刀门。
米彩的蝗虫,从这片叶子弹到那片子,每到一片叶子便收起它的武装,静静地呆一会儿,以为自己隐蔽得很好,和知了的隐形叶的故事一般傻。如果你那不经意间拨动杂草,惊起一堆极富讽刺意义的白飞蛾而不会是李清照笔下的欧鹭。长长的杂草给了这些小动作自由的天地,虎头鱼。我没办法描述这里的杂草,是因为根本叫不出它们的名,后悔生物课时开小差,总是思考漂亮女生的座位为什么离我那么远。不过有个惊喜的景色至今还记忆犹新,一次小雨过后的晴天,杂草古代曾有一人因其家人代代均不长寿特来请上铺满了水珠,我对着阳光蹲下去,一片闪闪晶光,我甚至自信地认为,童话里的皇宫里的金碧辉煌和这片景象不过尔尔。而今,我踩着这片泥土,夸张地讲,有我千万族人灭迹之感。我望着我的阳台,有了回家的渴望,便离开了。离开时,鞋子粘满泥巴。
再过些时日,寒冷的冬天来临。每个早上,湖里的冰块的面积似乎比昨天多,比昨天厚,直到整个湖都冻住了。每个晚上都是一个景象,冻住的湖面的很不平整,导致路灯折射出来的光线像是鳞波。我在想,这时踩在湖面上是不是总在担心冰裂危险而小心微步,《天龙八部》里的凌波微步在这个时候用似乎很搞笑。也正是返射出来的阴冷光线让这个冬天的寒冷加剧,周身发冷。
冬天终于过去了,雪化了,泥土软了。
有一天,地面布满了坑。
再几天,种满了各种树。
一个周末,我想去湖边,走到路边,却没有勇气进去。不是怕泥巴粘满鞋子,而是看着这些移植过来并未长稳的树顿时秒杀了抬脚的力量。我习惯抬头望了望阳台,仿佛那折射出家的温暖,便折返回去了。
再过了几天,树底下种满了歪歪斜斜的各种各样的花。心里稍微平衡了些。选了周末,去了趟湖边。再次发现,我在草木科里是白痴,走到鞋子被泥土粘住动不了,还没有找到一种能叫出名的花草来。才想起,我好像从没有买过关于花花草草的书。在我下定买本关于花草的书时,另一件事又发生了。
这里的花草被当地人刨去种起了菜,不出半个月,大大小小的,纵横交错,全种上了菜,名人堂教练Harvey Penick在谈到美国早,就连斜坡也利用上了。这下可热闹了,每天都有勤劳的人们在湖边的菜地里忙乎。因为菜地的用水,湖里的水位越来越低,露出了好多以前看不到的石头。盼到一次大雨才涨回原貌,但维持不了一周,又出新低水位。为了引水,菜地里被挖出一条一条引水渠。
让我又想起小时候的那个池塘,也就是前面说起的池塘,有次快过年了,我家在大池塘收获的鱼放在这里养着,待逢街市担去卖。结果有一天晚上,池塘边上被贼开了一道放水沟,鱼也被无情地带走。我跟着父亲的屁股后面,看着父亲深沉地思索贼往哪个方向去了。结果全家人过了几天深沉的日子。从那以后,那个茭白池塘被改作田了。我仍然能记忆起,那个田里的泥在耕作的时候比别的地深很多。
有次和同事聊起湖旁边的那些菜地,那同事来劲了,说哪块哪块的人家只有几点到几点会来一下,其余时间是很安全的。我一听乐了,你丫还打起主意来了。我也在试想,如果这时我还年少,只有十三四岁,还会不会那么顽皮,抓住这样偷菜的机会。还有,如果我路遇别家池塘里全是鱼,我会不会也开沟捉鱼。
那对情侣散了,虽然他们自己努力了,我们尝试努力了,结果,还是散了。
我又去湖边了。刚开始有点不习惯尿骚味肆意弥漫,捂住鼻子匆匆走完便回来了。大部分时间是在阳台上看菜农收获菜,又换种其它的菜。有一次,我在湖边和水面上看到类似种子袋和农药袋之类的垃圾。
我在阳台或湖边会时不时想起湖以前的景色和那时发生的点点滴滴。
又有一次晚上打雷,我惊醒爬起来,看着被雨点扰乱的湖面,已经没有了怜香的感觉了。
有一天早晨很早,被机器的轰鸣声吵醒,原来湖边又在施工。一个月后,旁边多了一个规模五十平方的两层用意不明的建筑。周边建有近两百平似乎是它的庭院或停车场之类的。
再后来,斜坡上的蔬菜被附近建筑垃圾盖住了。
阳台那边的湖,曾经是那么美。
[url=http://www.akben.cn/lyzx/19811.shtml]专家表示患者擅自服用非法搀加西药的中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帮助中心|商务合作|法律声明|诚聘英才|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2 合肥夜网论坛 (www.0551yw.com)  版权所有
官方QQ:2030314199  邮箱:2030314199@qq.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